sherlockcat

定不负相思(霹雳 剑子龙宿)


  
   「玉窗綺梳,林苑瓊樓,西風吹罷落花愁。吟嘯簌簌,雨淚點點」
  
     細雨天清,洗盡櫻紅楓華。十裡宮燈延綿,似欲語還休的深情繾綣。疏樓西風下斜倚欄杆的華影,手執細長煙管,迷煙輕霧,襯著分外寂寥。

     遠處的那人素衣白髮,踏雨而來。好像怕是驚擾了亭中散漫的風景,刻意放慢了腳步,只余落紅飄落的簌簌聲響。

     感受到那人氣息的靠近,疏樓龍宿斂起飄遠的思緒,紫金薄唇上漾起一絲淺笑。不起身相迎,只是靜待著來人的反應。

    「龍宿,久見了。」

    「劍子?汝回來了…」

     往來之間,相似的場景上演了千百年,卻又似有所不同。相同的話語,再提亦是不同的心境。白衣道者收起手中的紙傘靠在一旁,拂去了一身的煙塵。墨色的眸子緊盯著榻上華麗的紫影。

     感受到道者灼灼的視線,龍宿緩緩坐起。華扇輕移,遮住了精緻面容上泛起的嫣紅,繡滿珍珠的紫色華服隨著他的動作發出玲瓏脆響。纖長的羽睫在白皙的肌膚上投下扇形的翦影蓋住了琥珀色眼睛溢出的琉璃般的光華。

   「劍子汝身上的風塵染了吾這滿園的風花雪月啊」惑人的薄唇對著道者吐了一個嫵媚的煙圈,戲謔的語氣也是別樣的輕佻風情。

   「哦?既是如此,龍宿何不將吾拒之門外?」看著龍宿,劍子的眉頭不由微微皺了皺,隨即又舒展開來,恢復了之前一副無所謂的摸樣。兀自落座,拿起桌上的茶杯自斟自飲,儼然把自己當做這裡的主人。

   「吾之阻攔又有何用?江湖何人不知劍子汝是三教最大的流氓。」對於道者的隨便,身為主人的龍宿卻不見絲毫的不滿。龍宿輕搖著華扇緩步踱至劍子身後,精巧的下顎擱在劍子的肩頭,帶著曇華馥鬱的氣息一下下的灑在劍子的頸側,瞬時讓劍子感覺身上起了輕微的戰慄。滿意的看著劍子的反應,龍宿勾起媚人的笑容,用微不可聞的語氣道「況且,汝是吾之‘好友’,汝臉皮有多厚,吾會不知?」

    龍宿的一字一句落在劍子的心頭,如同三月風中的飛絮,撩起隱忍的悸動。瞬時千思百回,不禁情難自已,當下轉身健臂一攬,將身後這惹火的紫色人兒禁錮懷中。

    徐風雨絲輕揚,白紫衣袂糾纏,環佩叮噹作響。

   「好久不見龍宿你還是這般伶牙俐齒。那麼既是‘好友’,還請‘吾友’龍宿猜猜吾接下來意欲為何?」壞心的欣賞著龍宿的驚慌失措,劍子的臉上終於現出了些許的笑意。

   「汝還不是…唔…」心中計較的說辭還未出口,劍子微涼的唇已經貼上,將未盡的話語堵了回去。龍宿腦中登時一片空白,睜大的金眸難以置信的看著劍子。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觀察劍子。劍子有對英氣的白色劍眉,卻總是煞風景的微微皺著。龍宿常常在心裡想,是江湖的血雨腥風吹皺了他的眉頭,亦或是,因為吾…

    劍子如雪的銀髮與龍宿華麗的紫發在風中糾纏著,如二人難解的塵緣。劍子很專注的吻著他,以至於龍宿的呼吸里充滿了劍子的味道。那是種清冷的味道,映襯著劍子的道骨仙風,讓龍宿聯想到了遠處的清雨山嵐。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吻到龍宿都有些脫力了,劍子才放過龍宿那對像花瓣般柔軟的唇。

   「劍子,汝僭越了。」輕輕推開了劍子,龍宿低垂著雙眸,輕搖華扇的雙手出賣了主人的不安。雖然儘量使自己的心潮平靜下來,但龍宿依然聽見了自己的話中帶著顫抖。

    這是他們第一次接吻。回首相交的千百年,從最初的互相猜忌到之後試探的曖昧,兩人最深的交集也僅僅止於擁抱。他們心如明鏡,卻誰也不曾說破。先天間的感情,註定背負著世俗的枷鎖。盛名之下,又有何人知曉他們百年的孤獨。禁忌的界限不曾打破,深埋的情感如大地之下流淌的暗河,奔騰洶湧卻悄無聲息。

    不說出不點破,究竟是不愿,還是不能?

    神州歷劫,龍宿自是隨其共同進退。縱然總是被劍子拖著入地獄,龍宿依然甘之若飴。因為他要讓他知道,就算在背叛傷害之後,能陪在劍子身邊的,永遠都是他疏樓龍宿。

    磐隱神宮之戰,最後關頭,劍子將他推出神宮,選擇自己留下與佛劍支撐神柱。

   「為何汝最後選擇的不是吾,為何這次不讓吾留在汝之身邊?」

    看著劍子因為支撐神柱而消散不見的身影,撫著他遺留人世的古塵劍,龍宿的心中流淌著滴滴血淚。

   「哈,誰說嗜血者沒有眼淚,劍子仙跡汝可知吾為汝流盡心血。」

    所以他恨,恨嗜血者永生不死的身體,恨他留自己一人獨活的絕情。劍子還不能死,活著的時候劍子的心中只有天下蒼生,但是死,必須是為他疏樓龍宿而死。

    踏入江湖不算什麽,臣服于別人座下也不算什麽,只要能讓他活下來,他疏樓龍宿就願意付出。他們的遊戲還沒有結束,所以劍子不能死。

    在玉陽君的幫助下,看著失而複得的劍子,龍宿忽然如釋重負。追逐了百年,龍宿累了,也倦了。未出口的感情究竟是兩情相悅還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劍子從來就什麽都不說,龍宿慢慢的也學會了掩飾。以前覺得這曖昧是沾著蜜糖的砒霜,他疏樓龍宿是痛并享受著。

   「龍宿,執著是苦。」佛劍的一句話如醍醐灌頂,澆熄了龍宿心裡癡狂的愛意。是啊,終究還是要他一個人度過餘生。因為他們的道路,已經在很久以前自己那次錯誤的選擇中分道揚鑣了。

    複生的劍子依舊為著天下而奔波,龍宿沒有告訴他自己為他所做的一切。龍宿走的悄無聲息,他不願劍子在以後回憶起自己的時候帶著愧疚的感情,他寧願劍子恨著自己。是啊,愛與恨都是極端的感情,愛極了便帶著徹骨的恨意。

   退隱的日子很好,有花有月有詩有茶,唯獨沒有他。劍子送給自己的白玉琴被放在了很深的角落,這算是他們唯一的信物嗎?既然決定徹底忘卻,為何還留下這睹物思人的物事,思及此,龍宿不由搖頭苦笑,原來自己也是這般矛盾之人。

   可是如今劍子的再度出現攪亂了他的心湖。他以為當初的不告而別已經讓彼此表明了立場。

   為何,為何?

   劍子仙跡,汝究竟是為何,要再次掀起吾心中的漣漪。

   這次汝之來意又是為何,難道還是一如這幾百年一樣,爲了天下蒼生?是爲了蒼生,所以汝剛才才踏過吾們維持了百年的界限,吻了吾?

   「龍宿,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無法忽視龍宿那怨懟的目光,劍子心中一聲長歎,帶著薄繭的手溫柔的執起龍宿的手。

   「呵,能從腹黑的劍子口中聽到一句抱歉,吾真是受寵若驚啊。」迟到了多年的话语,没想到还是被自己等到了。掌心傳來的熱度溫暖了龍宿包裹了層層防衛的心。

    甜言蜜語嗎?劍子仙跡,如果這一切都是爲了天下,不得不說,汝總是能轻易觸到吾之軟肋。

   「龍宿…」得不到龙宿的回应,剑子低聲的呼喚,内心却感到悶悶的痛楚。龍宿是在怪自己嗎?怪自己丟下他,怪自己忽視他。所以才會想到逃離,所以才會對自己露出這種偽裝的微笑,所以才會對剛才的吻無動於衷。終於自己還是晚了一步嗎?

   「別這樣叫吾,別用這種眼神看吾!」劍子仙跡汝究竟是為何,曖昧的遊戲吾已經膩了,為何吾已經下定決心放手的時候,汝要出現?

   「聽吾說龍宿…」不顧龍宿的掙扎,劍子上前狠狠的擁住他,仿佛要把他揉進自己的骨血之中,不准他再逃離,不准他再迴避。「吾知曉你在氣惱,吾知曉這些日子你為吾所做的。」

   「如果是爲了這而道歉,那么汝沒有什麽對不起吾的。」龍宿的聲音悶悶的,放棄掙扎的他把頭埋在劍子的胸前。

   「聽吾說完,龍宿。吾今日是為你而來。無關江湖,無關天下蒼生,只是為你,吾的龍宿。」

     如果說這算是情話,那恐怕就是疏樓龍宿此生聽過的最動人的情話。

   「以前吾以為就算吾不說破,以吾們的默契,你應該會知道劍子仙跡此生已經牢牢的和你疏樓龍宿綁在了一起。不管吾在任何地方,身後永遠都會有你的陪伴,吾們可以就這樣一直走下去。但是直到那次磐隱神宮之戰,當吾和佛劍漸漸不支的時候,吾第一次覺得恐慌。吾感受到生命在從吾的體內流逝,那時候吾想起了你,吾後悔了。吾後悔吾還沒有吻過你,在你身上打上吾的烙印;吾後悔吾還沒有對你說過吾愛你;吾後悔從前沒有花更多時間留在你身旁,可是吾已經沒有時間了。」

     原來劍子也跟吾一樣,原來劍子也曾害怕失去。龍宿覺得自己的內心從來沒有如現在這般跟劍子離的這樣近。劍子在他心中不再是躍躍欲飛的仙人,而是跟自己一樣,是個陷入癡戀的芸芸眾生。

   「既然捨不得吾,當初又為何將吾推出神宮?」雖然聽到劍子的表白龍宿內心此刻很激動,但是仍然對於當初劍子的選擇耿耿於懷。

   「原來龍宿你還在在意這件事啊?」劍子的唇輕輕吻著龍宿光潔的額頭,「是啊,吾捨不得你離開吾,但是吾更捨不得你死啊。因為相信你,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會給吾機會讓吾再回到你的身邊。」

   「呵,汝就這麼確定吾會不計代價的來救汝,汝就不怕吾會就此忘了汝,從此逃離汝劍子仙跡的身邊?」

   「你逃得掉嗎?龍宿。」知道龍宿總是愛這樣面上故意假裝不在乎,劍子笑意漸濃,將龍宿打橫抱起,讓他置于自己的腿上「劍子仙跡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龍宿,這輩子,你別指望能從吾手中逃離了。」

   「汝以為,遇上了汝,吾還有機會離開嗎?」龍宿輕笑著湊上前,玉臂勾住劍子的脖頸,在劍子的唇上印上一吻。「汝看,汝總是這樣三言兩語就將吾拐跑了。」

   「吾愛你,龍宿,劍子此生定不負相思。」

     冰釋的二人,終於衝破了彼此的心房。曾經背離的心,繞了一個弧線,又在不遠的未來相交。不負相思的承諾,是連于掌心的紅線。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閑。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


霹雳坑很久之前入的,龙宿是我至今为止第一大本命,剑龙是我萌的第一对cp。因为文笔太差,脑洞很多付诸实践的却很少,加上这篇总共也就写了两篇~可能是因为太喜欢,霹雳圈的大大又太多了,看别人的文各种惊叹,自己写感觉怎么写都抓不住那种神韵。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出坑了,但是对本命的爱丝毫没有退却,毕竟也算是我美好的回忆。所以把以前的脑洞拿出来晾一下,不想让它继续放在电脑里发霉=_=最后最后:怎么把以前写的txt字体调成简体啊,倒腾了半天还是没弄好,不晓得当时是怎么写的╮(╯_╰)╭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