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应看的小娘子

天惹撸我对中国文豪的脑洞停不下来😂

湛风弦歌:

脑洞来源于这个→


http://neko-nyako.lofter.com/post/47a281_44d53e8


不定期更新~
第二波脑洞在这里http://wrsha.lofter.com/post/3598e3_8d8b1ef


1.水雷组:曹禺的技能「雷雨」可召唤雷电劈人,巴金的技能「激流三部曲」 操纵水 ,所以他们两个经常一起出任务,巴金放水曹禺一劈然后敌人都触电死一片


2.老舍从来不和水雷组一起出任务,他超级怕水


3.老舍的技能是「断魂枪」,中弹者见血封喉,他喜欢爽快地干掉敌人,所以他也从来不和郭沫若出任务,因为郭沫若发动技能「女神」需要吟唱好长一段,他不能保证自己在此期间不会一枪崩了他


4.所以郭沫若只能找到茅盾一起,茅盾可以在他吟唱的时候发动技能「蚀」,操纵腐蚀性气体控场,然后郭沫若的女神出来对敌人再进行全面精神攻击,女神的技能就是摧毁指定人的精神,当然,摧毁的手法还是吟唱


5.每次郭沫若出任务老舍都找来钱钟书使用「围城」在郭沫若周围建立结界,控制一下影响范围,省得自己在附近的时候一不小心听到吟唱会忍不住开枪


6.结界组:其实钱钟书一般搭档的是沈从文,技能「边城」可制造幻境,配合「围城」就可以让人这辈子困死在里面,钱钟书默默地在边上欣赏结界里的人各种丑态


7.钱钟书不喜欢和老舍搭档,因为老舍每次都不给他欣赏困兽的机会,看到敌人就崩太没意思


8.当然,结界组和郭沫若搭档也是个灾难,等结界组布好结界幻境,郭沫若再吟唱完,敌人老早被老舍干光了


9.结界组最遇到怕张爱玲,技能「倾城之恋」摧毁一切结界幻境


10.徐志摩在帮里是专业诱饵,技能「再别康桥」可以轻轻地在敌人眼皮底下瞬移不带走一丝云彩,比较受结界组和水雷组欢迎,老舍会觉得这家伙飘来飘去很碍事


11.帮里的治愈系是冰心,技能「繁星·春水」吟唱发动繁星产生麻痹效应让人眼冒金星四肢一软,春水是治疗手段,一定要在水中才能产生治疗效果,有次给老舍治疗差点淹死他,从此落下怕水的病根


12.吟唱组:有时候冰心心情不好也会出任务,她先大声吟唱使敌人麻痹,等麻痹效应过去的时候一直在一边小声吟唱的郭沫若召唤出了女神


13.吟唱组有个弊端,郭沫若跟着冰心一起很容易吟唱得停不下来,这时候,如果结界组先赶到就会给他俩设个结界幻境,沈从文在一边给他们录像,钱钟书围观,如果老舍先到就一个手刀劈晕郭沫若,吟唱就停下来了


14.效率组:茅盾不和郭沫若搭档的时候就和老舍出任务,茅盾先腐蚀掉敌人的武装让他们陷入混乱老舍再一枪一个,效率极高


15.帮里还有个女性是萧红,技能「生死场」,诅咒系,可指定一人当场死亡,但对身体负荷极大每次发动都会吐血,一般作为帮主鲁迅的秘书


16.鲁迅技能「朝花夕拾」,所触及的任何东西迅速老化,听说他过去是个医生,认识日本黑帮的太宰治


17.拆迁组:有时候张爱玲和钱钟书搭档会爆发惊人的破坏力,方法是钱钟书把一个基地纳入结界范围,张爱玲再「倾城之恋」于是整个基地就被破坏了,因为难以控制杀伤面积,所以一般属于禁招


18.老舍有时候很郁闷,因为帮里这么多人却只有他一个是武斗派,张爱玲听了后埋伏在老舍出任务的地方发动「倾城之恋」,亏得徐志摩帮忙老舍才没被埋在废墟里面


19.说到禁招,水雷组也是绝对不能留守本部做防御的一枚,否则搞得整个基地短路不说,还让正在给老舍治疗的冰心用「春水」治愈了全部的敌人以及差点淹死老舍


20.当时最先赶来救场的是郭沫若,和冰心配合发动吟唱组技能,因为老舍一直神志不清所以唱的非常嗨,直到茅盾赶到默默将「蚀」融在水里才把敌人从肉体上消灭了


21.如果要问结界组他们在哪儿,他们和张爱玲正在破坏敌方几乎空无一人的基地。至于徐志摩,他一直忙着从异常危险的水里捞队友


22.要问老舍是怎么受伤的,因为他听到风声第一个赶到现场,结果摸着黑一脚踏进水里触电了,幸亏徐志摩借着雷电的光看到把他捞出来


23.但「激流三部曲」是个连环技能,一共有三波水势,冰心正在浅水区治疗着第二波来了,她和郭沫若吟唱得正嗨第三波来了,这一波的水里有「蚀」


24.这一仗,徐志摩几乎挽救了整个帮派免遭自家技能的残害,从此再没有人讲他只会逃跑了


25.那次鲁迅和萧红正在日本度假,回来后再也没有让曹禺代理过帮主


26.鲁迅之所以那次去日本度假,是因为他平时除了要跟一群凡人打交道以外,还得顾着另一个帮,工作强度太大,在国内根本没法休息。


27.那帮就是所谓的本帮,鲁迅作为当初帮主秘书,走的时候带走了帮里几乎全部的青年骨干,老帮主胡适知道后一口凌霄老血,将位置让给了现任的帮主林语堂。


28.林语堂技能「京华烟云」,烟雾所及之处迅速风化,缺点是无法控制风化范围,没有结界控制的话基本风吹哪就风化哪,所以一般都与梁实秋的结界「雅舍」配合使用。


29.其实林语堂原本的搭档是钱钟书,「围城」的范围可比「雅舍」大多了。不过「雅舍」虽小,却异常牢固,当初张爱玲选择离开本帮据说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倾城之恋」无法摧毁「雅舍」。


30.当然,梁实秋也从来没告诉过张爱玲其实他的「雅舍」应该算是异次元空间,就算张爱玲把他自己埋了「雅舍」都没事。他也从来不说他经常随意更改「雅舍」内部的空间布局和设定,有几次差点让林语堂都找不到出口。


31.每当林语堂在「雅舍」中迷路的时候,他都会怀念当年跟茅盾一起出任务的场景。哦,那盘录像至今保存在沈从文的抽屉里,名字叫【世界末日】。


32.鲁迅走了之后,帮主秘书是周作人,技能「自己的园地」,可以操纵地里长出各种植物。不过他一般不太喜欢用技能,因为觉得太土了。顺便说一句,他是鲁迅的亲弟弟


33.其实当年张爱玲在的时候,周作人还是愿意出出任务的,反正最后「倾城之恋」会把一切痕迹都抹杀掉。


34.而周作人之所以对自己的技能这么嫌弃,还是因为沈从文。在沈从文的抽屉里,有盘录像是鲁迅亲自题词——【植物奇妙物语】,是当年帮里最流行的战斗录像。


35.林语堂曾向周作人以人格保证绝对不会透露一个字说帮里的蔬菜其实全都是他种的。周作人同意了,所以每当汪曾祺去他那片地里偷菜的时候他只能装看不见。


36.鲁迅走了之后,郁达夫和闻一多压力陡增,因为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成了帮里武力值的担当。


37.沉沦组:也叫死水组,都没什么区别,因为郁达夫的技能「沉沦」如果离开了闻一多的「死水」在平地上是不起任何作用的;而闻一多的「死水」如果没有「沉沦」辅助,真的就是一片死水而已,在平地上连小孩都淹不死。


38.治愈组:闻一多在冰心没走的时候主要任务是配合「繁星·春水」的治疗术,自从冰心跟巴金试着配合了那一次后,她无比怀念闻一多那滩安安静静的死水。


39.投毒组:其实在本帮的时候,徐志摩主要是帮汪曾祺送东西。汪曾祺技能「旅食」,可以改变他经手食物的化学属性,然后徐志摩再把食物塞给人吃。


40.其实汪曾琪很想跟周作人配合,但每次都被果断拒绝。


41.在本帮里,专业负责诱饵的是林徽因,技能「你是人间四月天」,吟唱可吸引范围内男性并治愈其精神,反吟唱可令其精神崩溃


42.团灭组:在沈从文的抽屉里还有盘录像叫【No man live】,过程很简单,就是林徽因吟唱将男的都吸引过来,然后冰心开始吟唱「繁星」,等大家差不多都动不了了,张爱玲发动了「倾城之恋」。


43.每当团灭组出任务,老帮主都会让徐志摩把帮里其他人都召回来,顺便把一路追杀到林徽因范围内的老舍给捞出来。


44.老帮主胡适的技能「改良」在他任期内每次使用都是为了给手下的擦屁股。比如林语堂不小心把古建筑给风化了,他就「改良」一下保证不塌;比如鲁迅不小心把投诚的敌人老化了,他就「改良」一下让人家好歹再多活两年;比如一个重要线人被老舍崩了,他就「改良」一下,让人家吊着最后一口气把话说完


45.所以胡适经常需要林徽因替他「你是人间四月天」一下缓解精神压力。每到这时,徐志摩也会在一边凑个热闹,两个为帮里擦屁股的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


46.鲁迅当初分帮的时候就是看中了徐志摩这个属性才毅然决然地把他带走了,事后证明他这个决定无比英明,比带走胡适还英明。


47.徐志摩当初肯走是因为鲁迅说了会把治愈系带走的,所以他就放心地去了。


48.但鲁迅从来没考虑过要精神治愈,他对冰心说本帮不需要两个技能相似的存在,去分帮你就是唯一的治愈系,她就去了。


49.钱钟书肯走是因为他喜欢的那些录像都在沈从文那。


50.沈从文肯走是因为他觉得他再不走早晚要被周作人毁尸灭迹。


51.老舍肯走是因为冰心走了,作为帮里最常受伤的一个,他不能保证他能在汪曾祺的治疗中存活下去。


52.没错,汪曾祺也能治疗,不过他的治疗理念非常朴素——以毒攻毒,虽然最后也能把人治好,但治疗过的人总要跑到林徽因那里再治愈一下心理阴影。


53.茅盾走的理由也比较朴素,因为鲁迅跟他说本帮里有林语堂就够了,用不着他。


54.张爱玲听说钱钟书和沈从文都走了,就看了看本帮里唯一的结界系梁实秋,然后头也不回地跟鲁迅走了。


55.鲁迅之所以能下定决心分帮,还是因为他发现了水雷组,觉得这两个年轻人前途无量。


56.水雷组刚开始的时候是三个人,第三个人是郁达夫。郁达夫能让「激流三部曲」的功效发挥到极致,保证从第一波水开始就再没人能爬起来,等三波水都淹完了,曹禺悠闲地在一边通上电


57.所以郁达夫第一次跟闻一多合作的时候非常不适应,闻一多的水别说下一波,连个波都没有。


58.闻一多也很委屈,他一个治愈系非要去干把人淹死的活,太不人道了。尤其受不了自己每次很着急地对郁达夫说快快快人要淹死了时郁达夫脸上那微妙的表情。


59.至于郭沫若会来纯属意外,鲁迅根本没请他,是他自己说觉得茅盾和冰心都走了留自己一个人有点寂寞所以就跟过去了。


60.精摧组:其实郭沫若跟林徽因配合得也还不错,林徽因吟唱着把人都召集过来后,一直在旁边吟唱的郭沫若召唤出了女神,然后林徽因开始了反吟唱。


61.老舍很不幸也赶上过一次精摧组出任务,结果是林徽因加胡适加冰心三个人一起才勉强把他的精神给拉了回来,但他还是每次听到吟唱就忍不住来火。


62.后来他听鲁迅说分帮里没有郭沫若和林徽因,就果断跟去了。郭沫若来了之后老舍总想着怎么再把他踢回本帮。


63.但郭沫若不回去也有他的苦衷,他总不能跟所有人讲他是怕汪曾祺毒死他,尤其是不能在沈从文面前。


64.汪曾祺一直对周作人种出的东西充满好奇,心心想着开发新菜谱,于是有次趁着月黑风高去地里偷菜,然后遇到了在跟女神谈心的郭沫若。


65.要问汪曾祺是怎么知道那片地是周作人的,很简单,正常三个月才能长出来的菜在那块地里一晚上就完成了从种子到结种子的进化。


66.所以帮里除了周作人以为大家都不知道以外,大家都知道了。本来他还要努力装傻吃着汪曾祺拿他地里的东西做出来的菜,自从汪曾祺被发现倒在那片地里不省人事后他就顺便把那块地给封了。


67.胡适为了安慰汪曾祺,让他和沈从文开发了一个新项目,给帮里赚外快,名字叫【舌尖上的中国】


68.具体说来就是沈从文制造一个地方的幻境,汪曾祺配上那个地方的美食,足不出户可游遍全国。


69.这个项目出来后大受好评,帮里顺势推出系列周边产品,生意兴隆。


70.直到有几次汪曾祺手滑把人吃着吃着就安乐死了,这个项目才慢慢被关闭。


71.要是能在那样的环境里看着美景吃着美食身边还有一位美女温暖心灵的话就更完美了,冰心如是说。


72.还是让女按摩师进行水中SPA更舒服些,林徽因如是说。


73.去亲身感受一下灾难片不更爽吗,张爱玲如是说。


74.帮里的男性装作什么都没听见,接着放【No man live】的录像。


75.后来张爱玲把这个事讲给萧红听,萧红淡淡地说了一句,让他们亲身感受一下命运无常不更好吗?


76.鲁迅先生去日本时当然没忘访问当地的黑帮,他回国后不久,日本黑帮发消息说要派人来进行友好访问。


77.鲁迅于是决定找大家商量一下,面子工程总归要做一做的。徐志摩表示有客从远方来,应该把帮里的人都叫上,表示尊重。


78.徐志摩当然不会说这话是林徽因教的


79.鲁迅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就当是帮里一次难得的集会也好。于是他发消息,把帮里各分帮分部的都找来。


80.徐志摩和林徽因听了后一口老血,在帮里年数更多的几个人听了后心如死灰。


81.最先到的是很低调很安静的朱光潜,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来之后所有的吟唱系都会很低调很安静,因为他的技能「无言之美」封杀一切声音。


82.老舍首先对他表示了极其热烈的欢迎,然后他看到了门口正跟钱钟书打招呼的杨绛。


83.杨绛技能「弄假成真」,能将幻境和用自己血写下的诅咒系言语转化成现实,深受结界系和吟唱系的欢迎。


84.萧红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同为卖血诅咒系,杨绛的身体会如此健康,杨绛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叫她别想太多,心宽命长。


85.萧红看了看和杨绛久别重逢胜新欢的钱钟书,懂了。


86.老舍一直追问杨绛艾青会不会来,杨绛很肯定地告诉他,作为帮里治疗系第一人,他是一定会来的。


87.艾青技能「他死在第二次」,能在有效时间内使人原地满打血复活,一次。


88.冰心一直坚信,老舍之所以愿意冒着被淹死的危险也要她治疗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艾青,每次给老舍治疗都要先把他打死一次。


89.艾青每次打死老舍都极其顺手。因为老舍,艾青经常奔波于拯救郭沫若及其他被误杀者的行动中。


90.胡适常感叹,要是没有艾青,帮里要死多少人。林语堂默默在一边想,要是没有艾青,老舍哪有机会打死帮里那么多人。


91.老舍听说艾青会来就放心了,郭沫若听说艾青会来就知道自己又要被打死一次了。


92.正当水系的几个人还在安慰郭沫若时,萧红挽着丁玲进来了,刹那间,屋里空荡荡。


93.丁玲技能「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发动时一轮红日当头,闻一多统计过,他的那滩死水顶多能撑三秒。


94.戴望舒等丁玲走的不见人影时,才跟施蛰存推门进来,郭沫若看到施蛰存顿时泪流满面


95.戴望舒技能「雨巷」,可在一定空间内形成雨势,他也统计过,在丁玲的太阳底下,他的雨基本落地即消,一秒都不到。更令他郁闷的是每次沈从文和汪曾祺想看彩虹都会拉上丁玲找他。


96.施蛰存技能「鸠摩罗什」,可召唤出鸠摩罗什进行精神攻击。和郭沫若的「女神」相反,他召唤得极快,但鸠摩罗什念咒的效果却比女神慢得多。


97.传教组:尽管鸠摩罗什经念的很慢,但效果持久弥坚,基本上中过「鸠摩罗什」的最后有九成九都信了佛。这直接启发梁漱溟辞职去开佛学讲座,场场爆满,收入两人对半分。


98.老舍本来已经把枪口对准了郭沫若,看到施蛰存后又收了回去,他可不想支持传教组事业。


99.这时候,已经热闹非凡的帮里开始有人讨论帮中最不人道的组合,有的说是团灭组,有的说是吟唱组,有的说是结界组……突然有人提到了活埋组,大家瞬间就沉默了。


100.活埋组:朱自清技能「荷塘月色」,可令人在皎洁的月光下慢慢溺死在深不见底的荷塘里。不过如果有人侥幸能从荷塘里爬出来,那么他将惊喜地看到俞平伯的「孤坟」已等候多时。


101.沈从文在听到活埋组之后就开始翻抽屉,终于翻出了一盘录像,播出来是朱自清在和施蛰存的搭档,其死亡过程之漫长,肉体与精神挣扎之激烈,令人发指。

今天上网找素材的时候居然无意中翻到了这张图,出处不详

吸血鬼领主略带感啊啊啊啊啊!!!!果然就算是吸血也这么绅士的感觉!!

图侵删

在lo上存的图,最近花痴的厉害,加了自己喜欢的文字和歌词❤️❤️
图侵删~

定不负相思(霹雳 剑子龙宿)


  
   「玉窗綺梳,林苑瓊樓,西風吹罷落花愁。吟嘯簌簌,雨淚點點」
  
     細雨天清,洗盡櫻紅楓華。十裡宮燈延綿,似欲語還休的深情繾綣。疏樓西風下斜倚欄杆的華影,手執細長煙管,迷煙輕霧,襯著分外寂寥。

     遠處的那人素衣白髮,踏雨而來。好像怕是驚擾了亭中散漫的風景,刻意放慢了腳步,只余落紅飄落的簌簌聲響。

     感受到那人氣息的靠近,疏樓龍宿斂起飄遠的思緒,紫金薄唇上漾起一絲淺笑。不起身相迎,只是靜待著來人的反應。

    「龍宿,久見了。」

    「劍子?汝回來了…」

     往來之間,相似的場景上演了千百年,卻又似有所不同。相同的話語,再提亦是不同的心境。白衣道者收起手中的紙傘靠在一旁,拂去了一身的煙塵。墨色的眸子緊盯著榻上華麗的紫影。

     感受到道者灼灼的視線,龍宿緩緩坐起。華扇輕移,遮住了精緻面容上泛起的嫣紅,繡滿珍珠的紫色華服隨著他的動作發出玲瓏脆響。纖長的羽睫在白皙的肌膚上投下扇形的翦影蓋住了琥珀色眼睛溢出的琉璃般的光華。

   「劍子汝身上的風塵染了吾這滿園的風花雪月啊」惑人的薄唇對著道者吐了一個嫵媚的煙圈,戲謔的語氣也是別樣的輕佻風情。

   「哦?既是如此,龍宿何不將吾拒之門外?」看著龍宿,劍子的眉頭不由微微皺了皺,隨即又舒展開來,恢復了之前一副無所謂的摸樣。兀自落座,拿起桌上的茶杯自斟自飲,儼然把自己當做這裡的主人。

   「吾之阻攔又有何用?江湖何人不知劍子汝是三教最大的流氓。」對於道者的隨便,身為主人的龍宿卻不見絲毫的不滿。龍宿輕搖著華扇緩步踱至劍子身後,精巧的下顎擱在劍子的肩頭,帶著曇華馥鬱的氣息一下下的灑在劍子的頸側,瞬時讓劍子感覺身上起了輕微的戰慄。滿意的看著劍子的反應,龍宿勾起媚人的笑容,用微不可聞的語氣道「況且,汝是吾之‘好友’,汝臉皮有多厚,吾會不知?」

    龍宿的一字一句落在劍子的心頭,如同三月風中的飛絮,撩起隱忍的悸動。瞬時千思百回,不禁情難自已,當下轉身健臂一攬,將身後這惹火的紫色人兒禁錮懷中。

    徐風雨絲輕揚,白紫衣袂糾纏,環佩叮噹作響。

   「好久不見龍宿你還是這般伶牙俐齒。那麼既是‘好友’,還請‘吾友’龍宿猜猜吾接下來意欲為何?」壞心的欣賞著龍宿的驚慌失措,劍子的臉上終於現出了些許的笑意。

   「汝還不是…唔…」心中計較的說辭還未出口,劍子微涼的唇已經貼上,將未盡的話語堵了回去。龍宿腦中登時一片空白,睜大的金眸難以置信的看著劍子。

    這是他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觀察劍子。劍子有對英氣的白色劍眉,卻總是煞風景的微微皺著。龍宿常常在心裡想,是江湖的血雨腥風吹皺了他的眉頭,亦或是,因為吾…

    劍子如雪的銀髮與龍宿華麗的紫發在風中糾纏著,如二人難解的塵緣。劍子很專注的吻著他,以至於龍宿的呼吸里充滿了劍子的味道。那是種清冷的味道,映襯著劍子的道骨仙風,讓龍宿聯想到了遠處的清雨山嵐。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吻到龍宿都有些脫力了,劍子才放過龍宿那對像花瓣般柔軟的唇。

   「劍子,汝僭越了。」輕輕推開了劍子,龍宿低垂著雙眸,輕搖華扇的雙手出賣了主人的不安。雖然儘量使自己的心潮平靜下來,但龍宿依然聽見了自己的話中帶著顫抖。

    這是他們第一次接吻。回首相交的千百年,從最初的互相猜忌到之後試探的曖昧,兩人最深的交集也僅僅止於擁抱。他們心如明鏡,卻誰也不曾說破。先天間的感情,註定背負著世俗的枷鎖。盛名之下,又有何人知曉他們百年的孤獨。禁忌的界限不曾打破,深埋的情感如大地之下流淌的暗河,奔騰洶湧卻悄無聲息。

    不說出不點破,究竟是不愿,還是不能?

    神州歷劫,龍宿自是隨其共同進退。縱然總是被劍子拖著入地獄,龍宿依然甘之若飴。因為他要讓他知道,就算在背叛傷害之後,能陪在劍子身邊的,永遠都是他疏樓龍宿。

    磐隱神宮之戰,最後關頭,劍子將他推出神宮,選擇自己留下與佛劍支撐神柱。

   「為何汝最後選擇的不是吾,為何這次不讓吾留在汝之身邊?」

    看著劍子因為支撐神柱而消散不見的身影,撫著他遺留人世的古塵劍,龍宿的心中流淌著滴滴血淚。

   「哈,誰說嗜血者沒有眼淚,劍子仙跡汝可知吾為汝流盡心血。」

    所以他恨,恨嗜血者永生不死的身體,恨他留自己一人獨活的絕情。劍子還不能死,活著的時候劍子的心中只有天下蒼生,但是死,必須是為他疏樓龍宿而死。

    踏入江湖不算什麽,臣服于別人座下也不算什麽,只要能讓他活下來,他疏樓龍宿就願意付出。他們的遊戲還沒有結束,所以劍子不能死。

    在玉陽君的幫助下,看著失而複得的劍子,龍宿忽然如釋重負。追逐了百年,龍宿累了,也倦了。未出口的感情究竟是兩情相悅還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劍子從來就什麽都不說,龍宿慢慢的也學會了掩飾。以前覺得這曖昧是沾著蜜糖的砒霜,他疏樓龍宿是痛并享受著。

   「龍宿,執著是苦。」佛劍的一句話如醍醐灌頂,澆熄了龍宿心裡癡狂的愛意。是啊,終究還是要他一個人度過餘生。因為他們的道路,已經在很久以前自己那次錯誤的選擇中分道揚鑣了。

    複生的劍子依舊為著天下而奔波,龍宿沒有告訴他自己為他所做的一切。龍宿走的悄無聲息,他不願劍子在以後回憶起自己的時候帶著愧疚的感情,他寧願劍子恨著自己。是啊,愛與恨都是極端的感情,愛極了便帶著徹骨的恨意。

   退隱的日子很好,有花有月有詩有茶,唯獨沒有他。劍子送給自己的白玉琴被放在了很深的角落,這算是他們唯一的信物嗎?既然決定徹底忘卻,為何還留下這睹物思人的物事,思及此,龍宿不由搖頭苦笑,原來自己也是這般矛盾之人。

   可是如今劍子的再度出現攪亂了他的心湖。他以為當初的不告而別已經讓彼此表明了立場。

   為何,為何?

   劍子仙跡,汝究竟是為何,要再次掀起吾心中的漣漪。

   這次汝之來意又是為何,難道還是一如這幾百年一樣,爲了天下蒼生?是爲了蒼生,所以汝剛才才踏過吾們維持了百年的界限,吻了吾?

   「龍宿,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無法忽視龍宿那怨懟的目光,劍子心中一聲長歎,帶著薄繭的手溫柔的執起龍宿的手。

   「呵,能從腹黑的劍子口中聽到一句抱歉,吾真是受寵若驚啊。」迟到了多年的话语,没想到还是被自己等到了。掌心傳來的熱度溫暖了龍宿包裹了層層防衛的心。

    甜言蜜語嗎?劍子仙跡,如果這一切都是爲了天下,不得不說,汝總是能轻易觸到吾之軟肋。

   「龍宿…」得不到龙宿的回应,剑子低聲的呼喚,内心却感到悶悶的痛楚。龍宿是在怪自己嗎?怪自己丟下他,怪自己忽視他。所以才會想到逃離,所以才會對自己露出這種偽裝的微笑,所以才會對剛才的吻無動於衷。終於自己還是晚了一步嗎?

   「別這樣叫吾,別用這種眼神看吾!」劍子仙跡汝究竟是為何,曖昧的遊戲吾已經膩了,為何吾已經下定決心放手的時候,汝要出現?

   「聽吾說龍宿…」不顧龍宿的掙扎,劍子上前狠狠的擁住他,仿佛要把他揉進自己的骨血之中,不准他再逃離,不准他再迴避。「吾知曉你在氣惱,吾知曉這些日子你為吾所做的。」

   「如果是爲了這而道歉,那么汝沒有什麽對不起吾的。」龍宿的聲音悶悶的,放棄掙扎的他把頭埋在劍子的胸前。

   「聽吾說完,龍宿。吾今日是為你而來。無關江湖,無關天下蒼生,只是為你,吾的龍宿。」

     如果說這算是情話,那恐怕就是疏樓龍宿此生聽過的最動人的情話。

   「以前吾以為就算吾不說破,以吾們的默契,你應該會知道劍子仙跡此生已經牢牢的和你疏樓龍宿綁在了一起。不管吾在任何地方,身後永遠都會有你的陪伴,吾們可以就這樣一直走下去。但是直到那次磐隱神宮之戰,當吾和佛劍漸漸不支的時候,吾第一次覺得恐慌。吾感受到生命在從吾的體內流逝,那時候吾想起了你,吾後悔了。吾後悔吾還沒有吻過你,在你身上打上吾的烙印;吾後悔吾還沒有對你說過吾愛你;吾後悔從前沒有花更多時間留在你身旁,可是吾已經沒有時間了。」

     原來劍子也跟吾一樣,原來劍子也曾害怕失去。龍宿覺得自己的內心從來沒有如現在這般跟劍子離的這樣近。劍子在他心中不再是躍躍欲飛的仙人,而是跟自己一樣,是個陷入癡戀的芸芸眾生。

   「既然捨不得吾,當初又為何將吾推出神宮?」雖然聽到劍子的表白龍宿內心此刻很激動,但是仍然對於當初劍子的選擇耿耿於懷。

   「原來龍宿你還在在意這件事啊?」劍子的唇輕輕吻著龍宿光潔的額頭,「是啊,吾捨不得你離開吾,但是吾更捨不得你死啊。因為相信你,相信你的能力,相信你會給吾機會讓吾再回到你的身邊。」

   「呵,汝就這麼確定吾會不計代價的來救汝,汝就不怕吾會就此忘了汝,從此逃離汝劍子仙跡的身邊?」

   「你逃得掉嗎?龍宿。」知道龍宿總是愛這樣面上故意假裝不在乎,劍子笑意漸濃,將龍宿打橫抱起,讓他置于自己的腿上「劍子仙跡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龍宿,這輩子,你別指望能從吾手中逃離了。」

   「汝以為,遇上了汝,吾還有機會離開嗎?」龍宿輕笑著湊上前,玉臂勾住劍子的脖頸,在劍子的唇上印上一吻。「汝看,汝總是這樣三言兩語就將吾拐跑了。」

   「吾愛你,龍宿,劍子此生定不負相思。」

     冰釋的二人,終於衝破了彼此的心房。曾經背離的心,繞了一個弧線,又在不遠的未來相交。不負相思的承諾,是連于掌心的紅線。
  
     蜉蝣子,天地依,水波不興煙月閑。   

     忘塵人,千巒披,山色一任飄渺間。



+++++++++++++++++++++++++++++++++++++++++


霹雳坑很久之前入的,龙宿是我至今为止第一大本命,剑龙是我萌的第一对cp。因为文笔太差,脑洞很多付诸实践的却很少,加上这篇总共也就写了两篇~可能是因为太喜欢,霹雳圈的大大又太多了,看别人的文各种惊叹,自己写感觉怎么写都抓不住那种神韵。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出坑了,但是对本命的爱丝毫没有退却,毕竟也算是我美好的回忆。所以把以前的脑洞拿出来晾一下,不想让它继续放在电脑里发霉=_=最后最后:怎么把以前写的txt字体调成简体啊,倒腾了半天还是没弄好,不晓得当时是怎么写的╮(╯_╰)╭